迁西信息网

用户登录

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

上海女医生遭男友毒打致死,生前曾为其借贷几十万,家属:嫌犯认罪态度差,态度嚣张

2021-04-06/ 迁西信息网/ 查看: 214/ 评论: 10

摘要上海女医生遭男友毒打致死案,法院判决犯罪嫌疑人苏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但苏某某不服,提出上诉
欧洲杯分组

上海女医生遭男友毒打致死案,法院判决犯罪嫌疑人苏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但苏某某不服,提出上诉,并且为了立功减刑,举报了多家公司不法经营情况。

死者家属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苏某某在庭审上认罪态度差,编造理由、虚构证据,说被害人和他人约会,后来又推翻自己的说法,态度嚣张。

公开报道显示,该案件发生于2017年11月23日,年轻的女医生小佳(化名)在母亲生日的当天,被男友苏某某用头盔、椅子殴打,导致颅脑挫伤去世。小佳的家属表示,他们不要赔偿、绝不谅解,希望维持一审死刑的判决。

对话小佳家属

【1】他举报就是为了立功、减刑、改判

潇湘晨报:现在案件审理进行到哪一步?

家属:一审判决犯罪嫌疑人死刑后,他不服提起上诉,现在要打回来重审。

潇湘晨报:一审法院重新审理的原因是?

家属:法院说的是事实不清楚,具体内容没有说。按照退回一审法院法官的意思,主要是查清被告人举报立功问题。

潇湘晨报:他举报的情况属实么?是有效的?

家属:被告人两次举报,第一次举报的时候是举报他原来工作一个单位的领导贪污挪用公款,在一审阶段有关部门就去调查,不属实。

他在二审阶段,又开始举报劳务派遣公司没有交社保的情况,结果侦查机关就去进行调查取证,社保局是说是由有关行政部门进行处罚和要求补缴,结果公安部门抓了6个公司的3个人,说是诈骗了机场货运站。

潇湘晨报:公诉机关以什么罪名起诉的苏某?

家属:公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但他在法庭上说自己是故意伤害,没有杀人的动机。我们认为苏某根本就没有悔罪认罪。他还编造被害人是自己洗澡摔死的,可能是前妻派人进来杀人的。不承认有二次加害行为。把骗取钱财说是正常的债务关系。

潇湘晨报:官司打了多久?

家属:2017年到现在,三年多了,压力非常大,感受就是痛苦和煎熬。我们希望维持一审原判,不接受赔偿,也绝不谅解。情节恶劣,这都可以被谅解的话,是亵渎了人的良知。

【2】殴打致死、二次加害

潇湘晨报:他如何作案的?

家属:案发时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按照被告人的说法,他说小佳一进门对他进行了攻击,把他牙齿打掉,脸部青瘀是被害人打的。经查证,电子数据证据表明这些都是谎言,案发前几天和别人打架所致,同时入所体检和口供都表明被告人“没有伤”。

小佳当时是要去拿东西和他分手,可能有了争执,苏某给她喷了防狼喷雾剂,说是为了“让被害人说实话“,逼迫被害人承认和别人约会,后来又说是为了让被害人减轻痛苦。

潇湘晨报:你认为苏某父亲也有责任?

家属:是的,苏某父亲涉嫌犯罪。案发前,苏某爸爸就知道被害人要和被告人分手,到达案发现场后,看见被害人满脸是血,有能力也有义务施救。但他以害怕‘丢人’、没有钱为由,放任不管,自行离开。客观上对被害人的死亡负有责任。

由于侦查机关没有立案调查,公诉机关没有对其父亲起诉。

潇湘晨报:苏某用的什么东西来攻击小佳?

家属:按照被告人自己交代,他是使用头盔和椅子对小佳进行殴打的,二次加害是我们走访被告人邻居得知的。当时要求侦查机关取证,侦查机关只走访了一个对门的邻居,出具了一个情况说明,表明被告人有二次加害行为。后来到检察院阶段,这个邻居不承认了。并且这个邻居不愿意出具证明材料。

【3】以谈恋爱为手段,以骗财为目的

潇湘晨报:他俩怎么认识的?

家属:2013年苏某某和小佳相识于朋友婚礼上,之后并无来往。2017年5月中下旬,苏某某突然以看病为由频繁到东方医院主动接近、追求被害人。当时是苏某某和前妻分居一个多月后。

潇湘晨报:他离婚是什么情况?

家属:苏某婚后仅3个多月,他就利用前妻身份,开通多家银行信用卡透支和小额贷借贷平台,抵押前妻车辆等手段,大肆恶意举债高达34万余元,前妻因不堪债务重负和家暴,忍无可忍被迫自杀,因父母及时发现未遂。

前妻于2017年5月9日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离婚诉讼让他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断了其利用前妻身份大肆恶意举债的财路。

潇湘晨报:那个时候便接近了小佳。

家属:在这种内外交困的境况下,苏某某来医院主动接近和追求小佳,以谈“恋爱”为手段,骗财为目的,当时就是急于寻找下一个诈骗的目标。从俩人关系发展过程和后来案情发生的结果来看也证实了这一点。

潇湘晨报:他和小佳交往半年,就借款几十万,你知道这件事儿么?

家属:我们知道借款的事情是拿到小佳的手机卡后,发现有大量债务短信。二是听孩子的闺蜜说孩子借给被告人几十万元钱。三是发现一个25万的借条。苏某当时欠外债高达300多万元(在二检院的讯问和庭审中都已承认“当时经济状况不好,信用卡欠债100多万,房贷100多万,共计300多万”)。

在小佳面前,就把“黑卡、资产、几千万”挂在嘴边,表明自己借款几十万都是小钱,是因为离婚官司资产被冻结了。小佳很单纯,她应该根本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人。

潇湘晨报:他要那么多钱用途是什么?钱去哪里了?

家属:到现在都还没查到他要那么多钱干嘛,我们要求公安部门调取他的银行账户、资金走向。之前他骗孩子说是用于公司运营,后来了解到就是一个皮包公司,这就是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了。

延伸阅读:

乘客平静地说“我刚杀了女友”,司机看到1尺带血长刀……

两个月前的一个傍晚

湖南长沙的哥陈春载着

一个持刀杀人犯行驶在街头

去向未卜的前路……

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此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被害人有无危险?遇此惊心动魄的一幕……陈春选择了做出震撼人心的举动!歹徒杀人后上了他的车后视镜里看到30厘米长刀▲出租车司机陈春7月23日傍晚,刚接班的陈春开车行驶到雨花区御溪国际附近,马路对面一名年轻男子匆匆地伸手拦下了车,坐在陈春斜后方的座位上,男子的目的地是汽车西站(现湘江新区综合交通枢纽客运站)。原本以为是一趟普通的行程,却在年轻男子一通长达数分钟的电话里,让陈春发现了异常。“他一上车马上开始打电话,语气充满了怨恨。我猜测,对方应该是他女朋友的姐姐,他在电话里言语激烈,扬言要杀人。”陈春平时不是一个喜欢主动找乘客聊天的人,但男子的异样,还是让他忍不住出言询问:“我问他,兄弟,出什么事情了。他说没什么事情,就是杀人了。”年轻男子回复得非常平静,陈春以为他只是酒后开了个玩笑。谁知,年轻男子为了自证,从衣服里掏出一把长刀。陈春从后视镜里看过去,刀大概有30厘米长。“刀上隐约带着血,我意识到他说的是真的。”在陈春的询问下,男子告诉陈春,他在女朋友工作的店内,用刀捅刺了女友。“我问他是不是真的把女孩杀了,他说真的杀了,我问他人死了没有,他说不确定。”一个念头立即出现在陈春的脑海里,他得救那个女孩。“也许她还活着,还有希望”。长沙夜晚的街头一辆出租车一路疾驰车内是一名刚行凶的嫌犯手中拿着刀……陈春的脑海里想了无数种应对方法但没有一种是弃车逃跑“我想救活那个女孩也不能放任他逃走。”危险劝说三十分钟报警时男子平静地看着他陈春告诉男子,自己必须打电话报警救人。“我用手机拨打了110,报警说我的车上有个男子杀了人,被害人可能还没有死,请他们赶紧去救人。”一路上,陈春陆续接到了几个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民警详细询问了男子的身高、穿着。“后来我才知道,在他犯案后,立马有人报了警”。陈春与民警通话时,男子一直平静地坐着,看着陈春。陈春不敢贸然停车,甚至不敢向周围的人呼救。“车外人那么多,我不敢赌,万一我的呼救激怒了他,他带着凶器伤害更多的人怎么办?”

陈春一直试图用最温和的方式、最平静的语气与男子聊天,以此安抚住男子。在对话中,陈春得知男子姓戴,与女朋友因为情感问题产生了纠纷,一怒之下持水果刀捅向女友。

“当时他告诉我,女朋友还花了他7000元。我就劝他,一个人不爱你了,再纠缠也没有用,为了这7000元,赔上别人、赔上自己,值得吗?”

陈春的劝告,似乎让戴某的情绪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他向陈春袒露自己的身世,他父母双亡,没有家人。陈春劝他自首,他的眼神第一次出现了挣扎……

“他说回不去了,会坐牢的”。

听到这话,陈春认真地对男子说:

“你一跑就真的万劫不复了,如果女孩能救活,如果你能投案自首,在量刑上肯定会不一样的。”

此时出租车正经过湘府路口,一阵沉默后,戴某开口道:“你叫警察来吧,我要自首。”

停车后男子再次抽刀

他做好面对一切可能的准备

陈春再一次拨打了110,他选择将车停在了天心区政府门口边等警察来。

“这样警察可以很快找到我们”。

停车后陈春从驾驶室下车,准备绕到戴某身边,隔着车窗再劝劝他。当陈春刚刚走到车尾的时候,戴某突然把车门推开,一把将手机摔在地上,再次将刀抽了出来。

“我以为他要反抗,做好了面对一切可能的准备。”

庆幸的是,戴某只是把刀随手扔在了座位上,自顾自地坐在马路边,请陈春给他喝一口水。递完水后,戴某最后提出了一个请求:想抽一根烟。

“我给他递了一根烟,一根烟抽完,我又赶忙递给他一根,希望他能真的平静下来。”

不久后,民警赶到

陈春一直留在原地

看着戴某主动走向民警

主动伸出手

再看着警车走远……

自己并非英雄

也没和家人提及此事

“你当时不害怕吗?”当晚9时许,陈春来到派出所做笔录时,相关民警见到他,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陈春说,从戴某上车到警察过来大概也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当时并不害怕。直到7月24日凌晨3时许,下班回到家的陈春躺在床上,夜深人静时,这半小时里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他才终于感到一丝后怕。

陈春说“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那天之后,他没有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尤其是家人,怕他们担心。

据了解,目前戴某已被检方移送起诉,幸运的是,戴某的女友没有生命危险,经鉴定为轻伤一级。

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在侦办这起刑事案件时,给陈春打了电话,陈春问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女孩的情况怎么样了?”得知女孩获救的消息,陈春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也许两个人都能得到挽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